趋势|基因检测平民化,“基因测gay”APP靠谱吗?

医疗产业 来源: 科研圈 时间:2019-11-05 17:15 阅读(924)

导语


谁能想到,曾经那个高高在上的“基因检测”,居然有一天会走下神坛,以APP的方式进入我们的手机端,进入我们的生活。但方式却让科学家都很头痛。10 月初, 一款号称“可以通过基因检测自己的同性魅力指数”的 APP 面世。


1.jpg

新事物 —“基因测gay”APP


10 月初, 一款号称“可以通过基因检测自己的同性魅力指数”的 APP 面世。


然而今年 8 月 Science 刚刚发表的一项大规模同性性行为研究表明,我们无法用单个或多个基因去判断一个人的同性恋倾向。学者们担心这种“消费型 DNA 检测产品”的门槛越来越低,最终会成为脱缰的野马,撒蹄奔向令人担忧的方向。


“测测你有多 gay” 


美国博德研究所(Broad Institute)的计算遗传学家约瑟夫·维蒂(Joseph Vitti)最近发现了一个叫做“测测你有多 gay(How Gay Are You)?”的应用,声称能根据用户的基因测出Ta的同性吸引度。


这个应用的创造者名叫乔尔·贝伦森(Joel Bellenson),他根据一项关于同性性行为遗传学研究设计了这个“基因测 gay”的 APP。然而,这项 8 月份发表在 Science 的研究结论是,“无法根据个体的基因判断其性取向”。


维蒂认为,这个应用误导性很强,甚至十分危险。目前同性恋群体依然是个容易受到攻击的目标,维蒂说,“这个应用会伤害他们。” 10 月 11 日,他开始行动,在网上请愿下架这个应用。两周内, 1660 多人在请愿书上签了名。


这个 APP 的创造者贝伦森则认为,指责他的产品害人是很荒谬的,而且他的应用包含“无法预测同性吸引力”的免责声明。


这场争论凸显了遗传学领域一个日益严重的问题:第三方 DNA 测试工具门槛越来越低,这可能是混乱和伤害产生的根源。


在学术界,研究人员需要对成千上万个基因组进行统计学层面的复杂分析,寻找基因变异与疾病、行为或其他特征之间的联系。但网上在售的简单的基因测试工具,可能是任何人利用这些研究、简单粗暴地去掉里面的说明和警告后制作的。


科学家和遗传顾问认为,这些不受管制的工具可能会对个人和社会造成危害,带来焦虑、不必要的医疗费用、歧视和更糟的问题。西伯利亚心脏中心(Sibley Heart Center)的心脏病学遗传咨询顾问艾琳·德莫(Erin Demo)说:“随着相关研究的深入,这类问题会越来越难掌控。”


5.5 美元定义同性恋?


10月初,贝伦森在一个基因解读在线交易平台“基因广场(GenePlaza)”上发布了“测测你有多 gay”的 APP。一个人只要上传自己的基因数据然后付 5.5 美元,就可以通过这个应用得到 Ta 在同性中的魅力评级。


这个 APP 引用了 Science 论文为其提供“理论依据”,但是同时又警告使用者这一服务不能预测个体的同性吸引力。Science 论文的研究人员认为这歪曲了他们的研究结果。“(这个 APP)没有科学依据,没有预见性,测试结果毫无意义。”博德研究所(the Broad Institute)的遗传学家、Science论文的作者本杰明·尼尔(Benjamin Neale)这样评价道。他和同事检测过大约 47.5 万人的 DNA,发现一些基因变异与那些“至少和同性发生过一次性关系的人”有着较弱的关联。但高到能用来预测性取向的基因变异并不存在。


尼尔于 10 月 14 日致函基因广场,要求其下架该应用,或者删除对其研究的引用。一周后,贝伦森将应用更名为“ 122 度灰(122 Shades of Gray)”,并添加了注释,声明 Science 论文的作者们与该 APP 无关。


但是,在社交媒体上,愤怒科学家们的联合抗议声越来越大。在请愿书中,维蒂指出,在贝伦森生活的乌干达,同性性行为将被判处终身监禁。维蒂担心,不管“基因测 gay ”的科学缺陷如何严重,乌干达当局都可能获取结果并将其作为性取向证据。即使在同性恋不构成犯罪的地方,LGBT 等人群也经常面临歧视和骚扰。维蒂本人就是一个同性恋者。


其他学者对这种说法表示赞同。加利福尼亚州立大学(California State University)的进化生态学家杰里米·约德(Jeremy Yoder)在推特上说:“这个笼罩科学光环,声称能测试性取向的应用,对生活在反同性恋政府下和反同性恋暴力盛行地区的同性恋群体造成了非常现实的危险。”


贝伦森则不这么认为,他表示,有很多简单的方法可以发现一个人的性取向,比如查看社交媒体账户。他还说:“认为政府需要 DNA 测试来确定某人是否是同性恋的想法是荒谬的。”


各方观点


0 月 24 日,基因广场联合创始人阿兰·科尔塔(Alain Coletta)将这个“基因测 gay ” APP 从平台上下架。他和贝伦森都表示,自己无意通过这个应用伤害任何人。这些第三方工具的创造者声称他们至少提高了公众参与科学的积极性。贝伦森说:“这可能并不比占星术或塔罗牌好太多,但至少它让生物信息学变得有趣。”


遗传顾问们并没有这么乐观,他们发现近些年寻求遗传咨询帮助的人数激增,因为第三方 DNA 测试工具检测出的情况往往不准确。


目前,全世界已有数千万人通过消费型 DNA 检测工具进行基因分析。这些工具只强调某些特定基因的关联性,但这并不全面。


而 8 月发表的一项研究发现,62% 的消费者会花一小笔钱,将自己的基因数据上传到第三方网站。2015 年,著名的商业基因测序公司 23andMe 发现,自己的用户可以直接从公司服务器将 DNA 数据传送到一个与“白人至上主义者”相关的二级应用,于是关闭了该应用对自己服务器数据的访问。23andMe 发言人安迪•基尔(Andy Kill)表示,数据的主人是客户,如果他们本人愿意,完全有权选择是否下载。“我们敦促客户,与第三方共享数据时要谨慎,因为我们无法保证这些服务的准确性或隐私保护”。

2.jpg
解决方案

遗传咨询顾问德莫表示,23andMe 和其他类似公司应该更进一步,不再向客户提供他们的原始基因数据。2018 年对第三方 DNA 分析工具使用者进行的一项调查发现,35% 的人对结果感到困惑。


维蒂认为,科学家应该为他们的研究成果承担更多的责任,特别是现在遗传学家正在深入研究社会和行为特征。他认为伦理审查委员会应该评估这些研究,判断由此带来的好处是否大于潜在的危害。因为用来做科研的数据是汇总且匿名的,全基因组分析受到的审查不像个体研究那样严格。但是这种“基因测 gay ”应用的出现,提醒了我们这种分析也能导致有害的结果。尽管尼尔不喜欢这款基于他的研究开发的应用,但他表示研究必须继续下去:“科学家有责任用更加细致和深入的方式描述人类的现状。”


但是莎拉·纳尔逊(Sarah Nelson),这位西雅图华盛顿大学的遗传学家担心,自己的同行们并没有完全意识到他们的研究对公众来说有多难理解。即使研究人员煞费苦心地解释研究没有预测性,但是商业公司仍然可以随心所欲地按需使用研究结果。纳尔逊认为,今后第三方 DNA 检测工具将激增,因为进入门槛很低。


事实上,贝伦森说这个应用只花了他一个周末的时间就完成了。“遗传学和生物信息学已经很成熟了,”他说。“学术界已经无法控制了。”




中创产业研究院汇集高等院校、研究机构、专家学者、新兴产业、创新企业、投资机构、创新者、企业家和产业家等各方面的资源,是体系开放、多方协同的新型研究机构,努力为粤港澳大湾区乃至全国的发展提供智力支持,为政府部门、企业和产业集团提供产业发展咨询,推动战略性新兴产业的健康发展。中创产业研究院坚持“研究产业、服务产业、引领产业”的理念,目前已形成医疗产业研究中心、区域经济研究中心、新材料研究中心、先进制造研究中心和产业资源中心,组建成立了各研究方向的专家库。


欢迎公众投稿,投稿邮箱:service@sino-inno.cn

请注明投稿字样

欢迎大家关注“中创产业研究院”产业研究信息分享平台


粤ICP备17123276号-1 Copyright © 2014-2017 中创研究院 版权所有 地址:广州市天河区珠江东路30号广州银行大厦7楼 技术支持:广东庖丁技术开发股份有限公司